国际少儿书画大赛开始征稿

热门Tag

首页
新闻 焦点关注 国内 国际
历史 轶闻谜档 历史人物
军事 中国 国际
社会 热点 法制
文化 大观 时评
艺术 快报 人物
教育 新讯 高等 艺术
体育 要闻 足球 篮球
房产 风向 观察
汽车 动态 新车
生活 时尚 养生
旅游 信息 景点
娱乐 明星 读书
科技 互联网 3G
财经 观察 人物
相关 专题 图片
当前位置: 全息网 > 资讯 > 社会 > 社会万象 >
返回首页

三代人用脊背筑起爱心桥【原创评论】

时间:2018-05-28 11:06来源:重庆日报 作者:网络 点击:
全息网原创点评:有路人过河不便,爷爷主动背人,从此以后,偶然事件成为习惯,这习惯代代传承,儿子和孙子接过背人过河的接力棒。肩膀是背人的桥,更是暖心的心桥,为祖孙三代的坚持鼓掌!

 一条麻溪河,将白涛街道和焦石镇分隔开来。长期以来,两地间往来的村民很多,但河上没桥,过河,就成了难事。记不清从哪一年起,住在河边的陆家人,便开始主动背路人过河。助人为乐的家风,传承了一代又一代,陆家三代人用自己厚实的脊背,筑起了一座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心桥。

  5月17日,涪陵区白涛街道崇山村九组,烈日当空。

  麻溪河边,47岁的陆忠余坐在家门口的屋檐下,一边眯着眼睛看着前方正在施工的桂花大桥,一边给远在重庆主城上大学的儿子打电话:“大桥就要修好了,今后我们再也不用背人过河了。但你记住,人一辈子,不管在哪里,都要记得做好事,尽可能去帮助别人……”

  “要过河,找陆家!”长期以来,崇山,甚至附近其他村的人都知道这句话。陆忠余只知道从爷爷那一辈起这就成了一种常态,至于他的爷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背路人过河的,他并不知道。

  陆忠余的父亲陆全海也不知道,“我只晓得,我十多岁时,我的爸爸就带着我去帮助那些过河的人,他背大人,我背小娃儿。”

  十多年前,陆忠余的爷爷陆建凡去世时,还再三嘱咐儿子和孙子,“那些过不了河的人,你们要一直帮助他们,不能中断。”

  半个多世纪以来,陆家祖孙三代背着人趟过麻溪河多少次,没人数得清。

  “要过河,找陆家”

  过河的人多,陆家祖孙三代那厚实的脊背,成了大家过河的“桥”

  崇山村地理位置偏远,河对面是焦石镇瓦窖村,新一轮脱贫攻坚战打响后,这两个村才脱贫摘帽。

  “我爸爸那辈时,这里是交通要道。”71岁的陆全海说,当时公路少,附近乡镇的人要去涪陵或武隆,全靠走路,还得从这儿横跨麻溪河,加上两地相互走亲戚串门的、赶场的、过河种庄稼和上学的,每天往来的人都多。

  重庆日报记者看到,麻溪河水流并不急,河宽不过二三十米,水清澈见底,可清晰地看到水下一排条石从河这边一直延伸到对岸,每个条石宽约三四十厘米,两两间隔约半米。此时的河水尚浅,陆忠余踩在石头上,河水最深淹至他膝盖。

  “从爷爷那时起,我们就一直踩着这些条石背人过河。”陆忠余说,若在枯水期,石头会露出水面,但很多人仍不敢就此过河,怕一不小心被青苔滑倒,“我们从小在河边长大,没什么好怕的。所以,能帮别人就帮。”

  怕过河的,有老人、有小孩、也有年轻人。和爷爷带爸爸一样,陆忠余十多岁时,陆全海就带着他去帮助那些过河的人,爸爸背大人,他背小孩。

  1998年,陆忠余家装了电话,自此,陆家人就经常会接到这样一些电话:“谢谢你昨天背我过河哟”“明天我父亲要过河,我没得时间送,你帮帮忙背一下嘛”“今天水大不?能过去吗”……

  “要过河,找陆家。”虽然河上没桥,但半个多世纪以来,陆家祖孙三代那厚实的脊背,就成了周边乡镇村民过河的“桥”!

  “要么背、要么牵,每天都要帮十几个人,赶场天更多,至少二三十个,很多人认都不认识。”年近八旬的邻居杜兴淑说,每逢过年,回家的人多了,陆家人就会提前全体出动,将河两侧的路修补好,将条石上的青苔清除干净。“我有块地在河对岸,经常要过河耕种,可娃儿们经常不在家,几乎每次都是陆忠余背我过去。”

  “谁没事去记那些啊!”

  到底帮了多少人,帮了哪些人,他们自己也记不清

  陆忠余一直没出去打过工,早年靠种点庄稼过活,这些年来,他买了辆东风小货车,帮人拉点建材等货物挣钱养家。除了出车拉货,他很少出门,“我一走,有人要过河怎么办?”

  两岸村民有互相往来赶场的习惯,每逢赶场天,过河的人就特别多,陆忠余总是尽量在赶场天不出车。

  农村人赶场走得早。早上天刚亮,陆忠余就得起床,一直忙到8点过才稍微歇息一下,到了中午,又是村民们返家的高峰。

  “根本没法睡午睡,经常是一睡着,就有人在外面喊‘老陆在不’。”陆忠余的妻子刘英霞说,这都不算什么,她最担心的是冬天。

  冬天的麻溪河,河水冰冷刺骨,每次下水,陆忠余的裤子总会被打湿,常常是刚刚换下来,又有人来求助,他就又穿上湿裤子下河了。

  有一年冬天,陆忠余在河水中受了冻发着高烧,一个想过河的陌生人来敲门求助,他还是二话不说就从床上爬起来。

  陆忠余从河边回来后,一向很支持他的刘英霞第一次发火了,“你要帮人我赞成,可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啊!”

  河对岸焦石镇有不少孩子在白涛街道山窝中学住读,每到周末,孩子们上学放学便会从陆忠余家门前过河。从陆全海年轻时起,他便特别注意周末一定要待在家,不然那些孩子过河太危险。

  “碰到涨水过不了河,我就把孩子们送到下游的石桥,看着他们过了桥,上了大道才回来。”陆全海说,那座石桥由巨石天然形成,从那儿过河要绕行半个小时,有时孩子们放学实在太晚了,陆家人就干脆让孩子们住在自己家里,让他们吃了晚饭,睡上一觉,次日一早再送过河。

  这些年,周末放学后在陆家住过的孩子有多少,陆家人也记不清,甚至基本上不知道名字。“我只晓得有个叫谢林才的在我家住了好多次,还有他妹妹,还有王三的女儿……”和记者聊着聊着,陆忠余突然笑了,那眼神像个孩子般可爱而纯真,“谁没事去记那些啊!”

  “只要有心,随时可帮助别人”

  近年汽车多起来,他买来钢丝绳,帮那些陷入河床的汽车脱困

  祖孙三代在河边住了这么久,除了背人过河,还救过不少人:洗澡溺水的、自行过河摔倒的、突然涨水被淹的……

  一年夏天,有一队年轻人来此,在河边扎下十多个帐篷露营。当晚半夜,突然下起雨来。“遭了,这夏天的雨一下,河水很快就会涨起来。”被雨声惊醒的陆忠余爬起来就冲向河边,将那些年轻人一个个从睡梦中叫醒,又帮他们将帐篷搬到自家地坝。天亮后大伙一看,麻溪河果真涨水了。大家千恩万谢要给钱报答陆忠余,他婉言谢绝了。

  还有一次,刘英霞在地坝看见有个女人站在河中间,河水已淹到她腰部,她却一动不动。“忠余,你看河里那人啷个了!”正在做饭的陆忠余听到妻子的呼喊,丢下锅铲就跑了出来,将那女人背到岸边。那女人吓得十多分钟后才能说出话来,“若不是你,我已经没命了。”原来,她以为河水很浅,准备自行过河,不料到河中间时,发现水已齐腰,周围都是流水,顿时害怕起来,不敢再动,甚至连呼救都忘了。

  为方便过河的人,1998年,陆忠余自掏腰包买来修路的材料,又发动两岸村民投工投劳,将河两侧的小路扩建成机耕道,共计约500米。

  随着涪陵农村道路的不断完善,这两条路也分别和两岸的村道接通了,过往汽车渐渐多起来,不过因为没桥,汽车只能在枯水期从水浅的地方涉水过河。

  很快,陆忠余发现不时有汽车陷在河床的泥沙里,进退不得。在用自己的货车拖了几辆车起来后,他干脆于2012年买了一根拇指粗的钢丝绳,专门用来帮陷入河里的汽车脱困。钢丝绳拉断了,他又买了一根。

  这些年,陆忠余至少从河里拖起来二三十辆受困的汽车,大多数司机他都不认识,别人给钱感谢,他也不要。

  要过河,找陆家,陆家有事,村民们也是义不容辞。曾经有两次,陆忠余在跑运输时,车辆轮胎滑到公路边沟里。附近村民一听说是他的车,立刻放下手中的活,跑过来帮忙把车推出边沟,同样不求回报。

  陆忠余告诉重庆日报记者,桂花大桥马上要竣工通车了,背人过河,也即将成为历史,“但只要有心,随时都可以去帮助别人,这是我爷爷传下来的家训,我也将它传给了我的儿女。”


分享到: 更多

(责任编辑:苗恒)

(声明:来源全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全息网所有。凡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全息网”。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来源或作者标注难免有疏漏之处,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本站予以更改或删除。)

------分隔线------------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

邵逸夫的电影之路——转向内陆

从1985年起,邵逸夫开始将关注的目光投向祖国内地。当年他向中国保护敦煌画展工程和浙江大学分别捐资10...

邵逸夫的电影之路——转战电视

  回朔至1965年,当年利孝和、邵逸夫、余经纬及英美资金,投得香港的免费电视牌照,并于1967年正式启播,...

邵逸夫的传奇人生

邵逸夫(Sir Run Run Shaw,1907年11月19日-2014年1月7日),原名邵仁楞,字逸夫,生于大清浙江宁波镇...

邵逸夫的电影之路——隐退

  2003年邵逸夫的邵氏兄弟宣布斥1.8亿美元,重新在将军澳兴建邵氏影城,在2006年局部落成,预计于2009年...

邵逸夫的电影之路——全盛时期

  邵逸夫成立“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随即向当年另一对手电懋挖角,成功招揽以林黛为首的多位影星过...

香港特首梁振英哀悼邵逸夫

中新网1月7日电据香港电台报道,香港特首梁振英对TVB荣誉主席邵逸夫离世表示哀悼,他赞扬邵逸夫长期大...

邵逸夫的电影之路——起步

  邵逸夫的父亲是上海锦泰昌颜料公司的老板邵玉轩。他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六,故后来人称“六叔”。  ...

邵逸夫辞世“逸夫楼”遍布高校

据香港媒体报道,电影大亨、著名慈善人士邵逸夫爵士在家中安详离世,享年107岁。邵逸夫,原名邵仁楞,生于...

习近平:置个人生死毁誉于度外进

文章说,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坚决地讲到“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既然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

少林寺改变不了李阳的疯狂

李阳皈依少林寺,并非是想借佛门净地来反思自己浮躁与虚空的灵魂,也并不是想通过“皈依”这种形式与世俗作...

“加班爸爸”引发社会反思:00后

加班,是父母在为了家庭的生活条件更好而拼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诸如陈爸爸这样的父母并没有什么错。但都...

春风十里不如李

自我强大,是李健这么多年来一直做的事,而且他也把自己生活的小船打理得安安稳稳,命运却来了一个转机...

湖南现“奇树”:一边树叶枯萎一

  同一棵大树,一边有如墨染的树叶刚刚枯萎,即将落叶;而另一边早已换掉枯叶,长出青翠欲滴的新叶。湘阴...

东北师大新生阴盛阳衰

  9月1日的东北师范大学本部校园,是95后小鲜肉的绝对主场。这一天,他们作为新生前来报到。而迎接他们的...

瀑布边拍照落水 陌生游客施救

丹东青山沟飞瀑涧景点,一名女游客拍照时不慎跌落水中,三位陌生游客跳入水中成功施救。...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